http://www.handhuatech.com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在虹口区的株洲路上,有一家神奇的宠物店,不仅开业没多久就停了活体宠物买卖,还在店内大贴海报:

  乍看之下,这家“某某宠物(XXX PET)”,简直和它的店名一样,叫人摸不着头脑。但放弃出售活体,支持领养的背后,是营业初期一段让人揪心的经历。

  开宠物店是创始人M一直以来的梦想,从小就痴迷小动物的她,在事业稳定且有了一定积蓄后,便拉上大学时代的好友一起创办了某某宠物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其实在创立之初,M与合伙人就有“领养”的概念,开设“爱心角落”、设置“爱心某某”会员,只有领养店里的小动物才能享受这一档会员福利,是买不到的爱。(正巧也应了TA上海的slogan,选择领养,选择买不到的爱)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对原本从事时尚媒体的M而言,宠物行业像个熟悉的陌生人,触手可及但仍有许多未知。

  作为初来乍到愣头青,除了自身的信念,更多的还是需要依赖业内友人的“生意经”建议。

  出售活体,就是其中之一。放眼目前的宠物市场,几乎很少有不卖活体动物的宠物店。一番挣扎过后,M便在友人介绍的靠谱渠道预定了宠物猫。

  很快,某某宠物迎来了一只乳色英短,来的时候第一眼就感觉有点邋遢,行业俗称品相不好。M和合伙人都是猫痴,所以也没太过关注品相,出于对友人的信任和对市场的无知也就没太在意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包括店长在内,某某全员都把他当自己的娃来呵护。直到有一天,英短开始不停地打喷嚏,摇头晃脑,肚子肿大和拉稀,所有的非常体征几乎同时袭来!

  从此,英短开始了马不停蹄跑医院的喵生。有判定腹水的、腹膜炎的、猫鼻支的、猫瘟的,好像所有要死绝了的病都在他身上了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店长带着他东奔西跑各处求医,而M与合伙人,在刚开店的时候几乎没有营业额的情况下使劲儿掏钱付医药费,连网上的各种偏方也去求来,只希望能让他尽快好起来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自那时起,英短有了自己的名字:金蛋蛋。据说土名字好养,金蛋蛋,宝贝蛋,你一定会好起来。同时,M和合伙人及店长一致决定,蛋蛋是某某的孩子,不卖。

  除了在治疗蛋蛋过程中的不断思考,活体供应商的态度也是令M深思和改变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“供应商”说,哦出了毛病啊,死了跟我说,我给你们再补一个好了。“真的是,气到手抖!是货?他们把小猫小狗当货品的,不当命的!”隔着文字,我都能感受到M的愤怒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事后M才知道,供应商的态度完全是业内常态。大部分宠物店的活体如果出现非常体征,多数会选择放弃,有一些甚至连安乐的钱也不愿意出,让娃自身自灭。因为求医治疗的钱,是活体进货价的n倍!

  或许在这群“资深人士”的眼中,不顾成本拼命治疗金蛋蛋的M和某某宠物,才是奇怪的存在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蛋蛋最终好了,病况逐渐康复了!M与伙伴们过山车一般的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松了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可爱的蛋蛋后来去了合伙人的豪宅养老,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喵生,虽然当店猫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但M与合伙人一直觉得,有家的孩子才是宝呀~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冷静过后,M与小伙伴们反思到:是不是因为自己的“进货”,让这个产业,变得更糟?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这不是有爱,这个不是爱。

  M说,“既然我们没有资格评论这个所谓的高利润的产业,那就只能从我做起,放弃任何造孽的可能性。”

  “很多宠物店的宠物出了事,外界不会知道的。联想到过去看到过其他宠物店里有神位的、有烧香的、有十字架的,现在想来都是在安慰自己造下的孽吧。”

  “有良知的店主自己默默流泪,但毕竟开门做生意,该卖还是卖;没良心的让小动物自生自灭也都不在少数。行业就是这样,我们改变不了。”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如果问某某与其他宠物店最大的差距在哪,M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,“我们的店长不一样!”

  店长专业且有爱,亲自操作送养了自己在大雨天捡来的俩狸花猫娃娃,身体力行地向我们展现了领养代替购买,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某某宠物放弃售卖活体的决定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很多店里卖活体提成很高,员工为了拿提成也不会愿意支持放弃这门大生意。但某某的店长是例外,比起钱,她更在意爱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如果想要改变现状,与志同道合的人同行才能事半功倍。在机缘巧合之下,M结识了TA上海的创始人Chris,从几句微信闲聊开始,他们的相互认同感迅速建立起来。

  M其实很早就知道TA上海,在社会各界拥有较好口碑、没有黑历史,是她乐意合作的原因之一。

  毕竟在这个处处有利可图的社会,靠领养骗钱的渣渣组织大有人在。而TA上海于她而言,是个无比清澈的存在,是真的上海有爱~

  不做则已,要做就做专业靠谱的。开启一个不卖动物,只能领养的模式,在某某宠物跟TA上海之间,是有可能被建立的。

  这与TA上海“中途之家”的理念不谋而合,不仅能为流浪动物们增加曝光找家的机会,还能为某某宠物带来与众不同的生机,两人一拍即合,立即就将此事排上了日程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M这边紧锣密鼓地对一楼柜子进行改良,打造成可以给待领养动物居住的快乐小屋。考虑到毛小孩们的舒适度,小屋从原本6格的隔间打通,变成三间大房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店里有泳池,怕有客人的娃游泳时候打扰到柜子里敏感的娃娃,柜子位子也几经挪动。在装修过程中,TA中途之家的负责人Suki也提了许多适合中途之家娃娃们居住的意见,力求让毛小孩们能住的安心舒适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「 TA上海」TA中途之家负责人Suki,原是广告制作人,因为对动物的喜爱而与先生共同创办了时尚宠物用品品牌

  而TA上海这边,则由TA上海中途之家负责人、喵呜森林领养审核负责人的Suki为某某宠物引荐适合中途的小动物,两边共同审核领养人,最终由义工跟踪回访领养情况,一起为小可爱们安家落户。

  M坦言道,未来肯定还是要先赚钱,不赚钱哪来的经济实力帮助更多毛小孩呢?坚固自己,才能普世更多。

  同时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,与TA上海能有更深入的合作,大家拧在一起才能将声望扩至最大,让更多外围的人也能听见我们的声音。

  选择领养,选择买不到的爱,某某会与TA上海一起,将#领养代替购买#的理念,传得更广、更远。

“开店一个月我放弃了出售宠物活体”

  很多宠物店里都有活体销售,即使没有在店内陈设,也会在朋友圈发布售卖信息。

  而真正只是出售宠物用品,并且从来没有买过活体的店铺真的是凤毛麟角。往往这些店铺的后面都伴随着流浪动物救助,有的甚至将自己的店铺拖垮了……这其中的艰辛,只有店主自己知道。

  在石家庄,这样的店主并不少,比如曾经开宠物用品店的单姐、吴姐、小邵……她们为了救助流浪动物放弃了自己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只因不愿放弃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,不愿让它们再次流浪。

  但是同样也有一些一边打着“救助”的旗号,一边在朋友圈卖猫卖狗的“救助人”们,他们美其名曰“不挣钱怎么做救助?”

  如果真的愿意终止流浪,救助无辜的生命于水深火热中,那么就请拒绝买卖,拒绝活体交易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